書店變了,你有多久沒去了?

2019-12-03 09:32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字號
原創: 貓妹小姐姐 貓財經
在互聯網還沒完全發展的時候,小鎮上的新華書店是孩子們最喜歡光顧的地方,那時候還沒有桌椅,只有一排一排的書架,拿一本課外書席地而坐就可以度過一整個下午,那書可能是東野圭吾,也可能是韓寒,或者只是一本漫畫書。
后來網絡迅速發展,孩子們也去往不同的城市求學,當當網、卓越網等等圖書電商的崛起讓買書更加便捷,不用再一趟趟去書店看雜志有沒有到貨,也不用跑好多家書店才能找到一本小眾圖書,點一點鼠標就有人送貨上門,甚至比店里還便宜。
再后來,孩子們擁有了手機、電子閱讀器、平板電腦,網絡上也有了各種二手書淘書平臺,城市里興起了一種無比精致的書城,那里的裝潢文藝、整潔,有了桌椅還有了咖啡和小點心。
孩子們在紛繁復雜的圖書間穿梭,拍照、分享或是品嘗一杯咖啡,卻再難小時候那種專注于閱讀的心境,而小鎮上的新華書店依然是記憶里的書店。
從百花齊放,到靠教輔教材支撐
實體書店的衰落是有目共睹的。
在貓妹的記憶里,小時候縣城里只有一家新華書店,開在最最中心的位置,店里有三層,每一層都只有一排排滿滿的書架,一樓是報刊雜志和文學小說,二樓是少兒圖書和教輔工具書,三樓則是小時候的貓妹看不懂的專業書。
學校的門口還有幾家小書店,不過里面的圖書就有很強的針對性了,以試卷等教輔材料為主,搭配學生中流行的各式文藝小說,很小的門店容納不了幾個人,但這兩種實體書店卻幾乎承包了貓妹所有的課外知識來源。
十幾年過去,智研咨詢數據顯示,如今我國圖書零售市場規模連續五年增速超過10%,2018年整體零售市場碼洋總額為894億,同比增長11.3%,高于2010-2018年復合增長率,整體圖書零售市場是在向上發展的。
但實體書店卻沒有這樣的“好運”,前兩天“第一家誠品書店明年5月關門”的話題登上了微博熱搜榜,誠品書店創始于1989年,1999年成為全球首家24小時書店,逐漸成為臺北市文化地標,最終卻還是沒能扛住時代的洪流,“三十而立”的年紀卻不得不開啟“熄燈倒計時”。
在租金價格、人工成本成倍上漲的時代環境下,再加上圖書電商的圍擊,對實體書店的資本要求陡然上升,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據天眼查不完全統計,將行業局限于“批發零售業”、經營范圍限定為“圖書零售”、企業名稱設定包含“書店”,篩查結果顯示共有27851家企業,而其中接近25%的企業都處在注銷或是吊銷狀態,它們大多成立于十年以前,基本上注冊規模都很小并且也沒有后續資本的介入。
在私營小書店紛紛關門的同時,大中型書店的日子也并不好過,新華書店背靠國資逐漸發展成為城市的一項“基礎設施”,租金低廉,有專門渠道,在實體書店渠道整體下滑的趨勢中,依靠銷售唯一能保持每年近3%正增長的教輔教材維持盈利,但即便如此,部分城市的新華書店也在謀求著轉型,外觀裝飾的改變迎合著當下人們的喜好。
另一方面,從上市公司新華文軒的數據來看,在包攬了四川省教輔教材后每年有近6成營收來自教輔教材等教育服務,此外,互聯網銷售和零售也占據了較大比重,值得注意的是,半年報數據顯示,零售圖書的毛利率能夠達到35.26%,而互聯網銷售的毛利率僅9.21%,不足三分之一。
另外,貓妹在新華文軒的招股書中發現,由于出版發行行業的特殊性,企業常常能享受到所得稅全免、增值稅多檔次先征后返的優惠政策,并且該類優惠占利潤總額比重往往較高,雖然后來新華文軒不再公布稅收優惠所占比重,但從往年數據也能看出每年稅收優惠能占到近50%的利潤額。
時間是個“搶手貨”
互聯網的發展深深影響著大眾的閱讀體驗,不是說網絡不好,而是實體書店遭受的沖擊大多都與網絡的發展有關。
在電商還處在風口的時候,當當網率先成立,夫妻合伙一騎絕塵,2008年時京東的銷售額甚至只有當當的75%,彼時當當的slogen還是“網上購物享當當”,也把當當的野心暴露無遺,即使如今當當的官網也是圖書、服裝、家具多線開花,不過很顯然,現在大多數人依然只有在買書的時候才偶爾能想起當當。
現如今當當的規模早已被京東等電商甩在身后,即使后來出現卓越網、亞馬遜等圖書電商,連京東也開始涉及圖書零售業務,但當當在圖書電商領域的位置卻無人能動搖。
早年的當當和卓越靠著正版圖書、貨到付款和快速物流在電商發展還不完全時攫取了大量的用戶,即使在如今各種誘惑撲面而來的年代,想要走進書店挑兩本的時候已經少之又少,當當等圖書電商依然有動輒“滿199減100”的促銷活動加持,線上購書依然是大部分人的第一選擇,在實體書店渠道增速逐年萎縮的情況下,線上渠道2018年依然能保持24.7%的高增長率。
前幾天,財經網在微博上發起投票“你現在還去實體書店買書嗎?”,在已參與的3460人中40%的人選擇了“偶爾買,碰到喜歡的書就買”,34%的人選擇了“不買了,網上買他不香嗎”,從這里也能略微一窺網絡書城對實體書店的擠壓效應。
不過,電商發展遭遇人口紅利消失的尷尬時,當當選擇向線下逆向延伸,基于多年對消費者網購圖書品類的分析,選擇最符合某一城市人群的喜好的圖書進行線下銷售,吸引了很多客流,而這對于傳統實體書店而言簡直就是降維打擊,不過如此一來當當的成本也增加了不少。
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截止下午2點28分,當當的圖書銷量就已超過2018年全天銷量,線上渠道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依然將是當當最主要的盈利點。
雖然當當、卓越等圖書電商如今搞事的搞事,賣身的賣身,但實體書店受到的打擊遠遠不止這一方面,平板電腦、Kindle等電子閱讀器的出現,加之早期百度、新浪等公司云盤的發展,讓電子閱讀極其便捷,不過盜版內容也十分猖獗。
后來三大運營商也分別推出自己的移動閱讀APP,綁定運營商渠道以求發展,2017年數字閱讀平臺掌閱科技成功上市,掌閱科技通過購買版權、支付渠道費用來直接向消費者售賣數字內容,渠道則依賴于VIVO、OPPO、華為等國產手機。
2018年末時,掌閱科技已經有近20億營收的規模,月活躍用戶數約1.2億,在國內居于領先地位,這些移動閱讀設備也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當下人們“碎片化閱讀”的需求。
另外,俗話說“打敗你的不一定是同行”,對實體書店來說也是如此。抖音、微博等社交平臺的興起,《王者榮耀》、《絕地求生》等手游的出現,牢牢占據了當下人們絕大多數的空閑時間,在我國18歲以下的青少年是圖書閱讀的“主力軍”,而現在即使是成年人,相比之下更少有人愿意花兩個小時看完一本書,哪怕是電子書。
當書店開始比拼“建筑藝術”
電子書看多了,回頭發現還是紙質書有儀式感,于是實體書店們迎來了新的生存契機。
近日,據人民日報消息,239家北京實體書店將獲得2019年度實體書店項目扶持,扶持金額近1億元,其中重點扶持特色書店58家、最美書店10家、最具影響力書店2家。
這也彰顯著當下人們對于書店的要求不僅僅只是一家書店,誠品書店將自己定義為“美學生活博物館”,西西弗說自己是一家“主題體驗精致書店”,言幾又也說自己是一個“文化生活體驗空間”,總之,每一個書店都“身兼數職”。
咖啡、甜點是標配,很多書店還會出租場地定期組織簽售、交流、講座等活動,在線下渠道買書愈加困難的年代,不得不尋求更多盈利的可能,而書店的裝潢上也不斷迎合著大眾求美的心態,動輒一家書店的建筑、裝修風格就是大師手筆,于是,幾乎每一個城市都在評比最美書店,然后成為“網紅打卡地”。
廣州的方所書店、上海的鐘書閣、南京的先鋒書店......不斷吸引著各式各樣的人們流連經過,有的人拍照打卡走人,有的人也許還能帶走一本書,客流轉化率其實并不高。
書店的靈魂在于書,陳列著什么樣的書才真正體現著書店的“價值”,藝術的外觀和華麗的內飾終究還只是表面的“膚淺”罷了。
如今興起的實體書店大多環境優美,桌椅齊備,有咖啡和甜點,卻又沒有咖啡館的喧鬧,而大多數也都與商場相依相靠,商場提供租金優惠,書店為商場吸引流量,一家沒有書店的商場總讓人感覺不那么“完美”,于是,寫字樓下商場里的書店也越來越像一個便捷的會議室。
貓妹偶爾也會去樓下的言幾又“打個卡”,一般工作日的時候書店大部分桌椅都被白領們占據著,他們點一杯咖啡,用電腦噼里啪啦處理著工作,或者提早放學的孩子們,匯聚在書店里討論作業,只是很少能見到拿一本書安安靜靜看完的人。
到了周末,桌椅就空了大半,只偶爾有人經過,還往往聚集在書店中心的文創用品區域,人最多的時候可能是每年考研、司法考試、注會考試的前期,這些書店給大量備考的白領們提供了一個暫時的“棲息地”,相比于目前價格昂貴、設施還不完善的共享自習室,一杯咖啡的價格可以安靜學習一整天顯然更加劃算。
雖然當當這樣網上書城的出現,擠壓著實體書店的生存空間,促使這種書吧式的書店普遍存在,但實體書店也有著圖書電商無法取代的優勢,書店是一個很具象的場所,它能讓人們在浮躁的生活中感受到一種沉靜,而這恰恰是電商無法給予的。
雖然西西弗一直強調自己不上市不融資,只想靠自己的盈利能力開店,但資本卻并沒有放棄這一塊煥發生機的土壤,以言幾又為例,2014年以來幾乎每年都在融資,星瀚資本、京東數科等資本紛紛介入。
不能說拍照打卡的人沒有意義,也不能說追求建筑藝術的書店就失了靈性,但書店確確實實是變了。
原標題:《書店變了,你有多久沒去了?》
閱讀原文
關鍵詞 >> 書店,新華書店
特別聲明
本文為自媒體、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相關推薦

評論(4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如何判断连环夺宝出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