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議事廳|協同指數分析①如何理解上海得了100分

王豐龍 曹賢忠 朱貽文

2019-12-03 10:0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2019年11月24日,長江經濟帶城市協同發展能力指數(2019)(以下簡稱“能力指數”)由華東師范大學中國現代城市研究中心、長江流域發展研究院和城市發展研究院等單位聯合發布。能力指數從2015年開始每年發布,相關結果已經被國內多家主流媒體報道。
根據排名,上海的協同發展能力得分為100,位列110座參評城市之首,比第二位的南京高出51.65,那么上海憑什么位列第一?100是滿分嗎?本文擬對其中的原因及其具有的含義進行詳細解讀。

指數的算法顯示100分只是“最高分”而非“滿分”
長江經濟帶城市協同發展能力指數(2019)基于經濟發展、科技創新、交流服務和生態保護四大領域19個指標加總得出。其中,不同指標的取值范圍和量綱存在很大差異。如“當年實際使用外資金額”的單位為“萬美元”、最大值超過170萬;“制造業500強企業總部數量”的單位為“個”、最大值僅為25;而“環保固定資產投資占GDP比重”為百分比、沒有單位,最大值也不超過2。如果直接用原始指標值進行計算,那些數值較高的指標會很大程度上決定總得分,從而相對削弱那些數值水平較低的指標的作用。
為了對這些單位和取值范圍都不同的各項指標進行加總,我們需要首先將各項指標按比例縮放為相同單位(實際上無量綱)、相同取值范圍的純數值,也就是說對數據進行歸一化(normalization)處理。數據歸一化處理就是按照每項指標的最大值和最小值將其成比例地轉化到給定的區間內。最常用的歸一化的區間是[0,1],也就是將最小值變為0,最大值變為1,其他數值根據其與最大、最小值的差值變為0到1之間的某個數值。不過,從指數的可讀性出發,我們對指標進行歸一化的區間是[1,100]。
根據這一算法,上海整體的協同發展能力獲得100分僅僅表示其在110座地級及以上城市里得分最高,不代表其推動長江經濟帶協同發展的能力達到了完滿。實際上,在四個分領域中,上海只是在經濟發展、科技創新、交流服務三個領域排名第一,在生態保護領域的得分僅為47.11,排名第83位。因此,雖然上海整體的協同發展能力得到100分,但是這既不等同于其在推動長江經濟帶協同發展的考核中獲得了滿分,也不代表其能力已經沒有進步的空間。
上海為何遙遙領先其他城市?
指數排名結果顯示,上海連續5年高居長江經濟帶110座地級及以上城市協同發展能力排行榜的榜首,且往往領先第二名超過50分。如何理解這一結果?這是否意味著上海的協同發展能力獨步整個長江經濟帶?筆者認為,這一結果應該從以下三方面理解。
首先,上海作為長江經濟帶的龍頭,的確具有最強的協同發展能力。在經濟方面,上海具有大量的高等級金融機構、高質量的外商直接投資、強大的消費能力和可觀的投資回報,能夠輻射帶動整個經濟帶的經濟發展;在科技創新方面,擁有大量“雙一流”建設學科、廣泛的創新合作聯系和大規模的科技創新人才,在生物醫藥、電子信息、機器人研發、船舶建造和大飛機制造等領域具有長期的技術積累和領先的創新水平,是國家重要的科技創新中心和經濟帶創新發展的“發動機”;在交流服務方面,上海擁有虹橋和浦東兩個國際機場和通達全國的高鐵網絡,擁有大量的互聯網用戶和互聯網企業,是經濟帶的交通聯系和信息集散中心。
第二,上海是長江經濟帶內唯二的直轄市之一和非農業人口最多的城市,因此其很多指標高于普通地級市是十分正常的。作為直轄市,上海在金融機構設置、吸引外資、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和高新技術產業基地選址等方面都具有政策優勢。而作為國內城市化水平最高、城市人口規模最大的超大城市,上海的GDP、實際使用外資金額、機場客貨運量等指標在整個經濟帶內也遙遙領先。因此,上海在經濟帶內協同發展能力最高符合其作為直轄市和超大城市的地位。
第三,區域內不同城市的很多指標的統計分布不是正態分布。通常,很多統計分布都服從正態分布,即取值位于中間的樣本數量最多,而取值位于兩端的樣本數量較少。如中國成年人身高為1.6至1.8米之間的數量很多,而小于1.5米或大于1.9米的人數較少。但是,很多研究指出,區域內各城市的人口規模、經濟產值等指標的統計并不服從正態分布,而往往服從帕累托分布(其概率分布是一條減速遞減的曲線,概率密度函數為,當 ; f(x) = 0,當)或齊普夫分布(也稱Zeta 分布,最早用于表示單詞的使用頻率P(r)與它的排序之間存在“冪律”關系的分布,其概率密度函數為),其基本特征就是位于高值的城市數量較少而位于低值的城市數量較多——即通常所謂的“二八定律”(最早由Vilfredo Pareto于19世紀末發現,指社會上20%的人占有80%的社會財富,后被推廣用于描述很多其他現象的結構特征)或“城市首位律”(最早由Mark Jefferson于1939年提出,指一個國家的“首位城市”總要比第二位城市大得異乎尋常)。
如下圖所示,長江經濟帶各城市的協同發展能力的分布圖明顯更加接近齊普夫分布或帕累托分布而非正態分布,因此得分較高的城市彼此之間得分的差異較大,而得分較低的城市彼此之間的得分差異很小。也就是說,上海市整體協同發展能力得分遙遙領先其他城市大體符合區域內城市規模分布的科學規律,并不是特殊的現象。
長江經濟帶各城市協同發展能力(2019年)的統計分布圖
上海得了100分說明了什么: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需要指出的是,長江經濟帶城市協同發展能力指數(2019)衡量的是城市帶動長江經濟帶整體協同發展的“能力”而非“行動”或“效果”。因此,上海在長江經濟帶城市協同發展能力排行榜中高居榜首應該成為鞭策其引領帶動經濟帶協同發展的動力。上海仍然有待探索出充分發揮其自身能力、引領帶動經濟帶整體協同發展的路徑和模式,在未來進一步推進長江經濟帶協同發展方面依然任重道遠。
自2013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武漢吹響長江經濟帶建設號角以來,長江經濟帶的建設已經逐漸從“戰略構想”向“政策落實”轉變,對經濟帶內不同城市間協同發展具體措施的探索和具體效果的評估已經被中央日漸重視。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11月3日考察上海期間提出深入推進黨中央交付給上海的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等三項重大任務落實、要求上海“勇挑最重擔子、敢啃最難啃的骨頭”。2019年11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在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突出問題整改現場會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全體會議上強調,要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要指示精神。
因此,上海應該充分發揮自身的能力、勇于擔當,更加積極努力地帶動長三角乃至長江經濟帶的協同發展。
(作者王豐龍系華東師范大學城市發展研究院副教授、上海市晨光學者;曹賢忠系華東師范大學城市發展研究院副研究員;朱貽文系華東師范大學城市發展研究院博士后。)
--------
“長三角議事廳”專欄由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中國現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創新基地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發起。解讀長三角一體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線調研報告,呈現務實政策建議。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吳英燕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協同指數,長三角一體化,上海

相關推薦

評論(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如何判断连环夺宝出高分